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在其中

亲友团聚是一种幸福,回忆过去是一种享受,写点文字是一种爱好,搓会麻将是一种娱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一双大棉窝窝 (散文)  

2013-11-26 09:56:1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杜益茂
60年代初,正是国家困难时候,当时我离家.到西安读大学。有一年冬天格外寒冷,已到零下六七度,我的脚手冻得红肿,不时出现裂口。一天,寒风凛冽,雪花飘落,我刚从教室到宿舍门前,看见父亲身披雪花、脚帶泥水,原来是给我送大棉窝窝的。可知,为送这双大棉窝窝,他一打早就从家出发,那时家乡到西安还没有公交车,父亲凭着两条腿步行四十多里,直到中午才赶到学校。父亲说告诉我,这几天,你母亲日夜给你赶缝大棉窝窝,昨天晩上还在煤油灯下,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地缝制,一早晨督促赶快给你送来。接着这双大棉窝窝,心中感到阵阵温暖。那是一双极普通的大棉窝窝,白底黑面,鞋底足有两指厚、穿针走线密密麻麻,鞋面为黑色条绒,鞋帮子内填充厚厚的棉花,足有三斤重。
父亲说完转身就走,我把父亲送到学校大门口,望着他的背影我流泪了,可怜天下父母心,为了儿子他顶风冒雪还要歩行四十多里地赶回家中。
"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"一双大棉窝窝,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。小时候,家里穷,吃着包谷糁子就酸菜,穿着粗布褴衣衫,从小至上学,浑身上下穿的连鞋祙都是母亲缝制的。父兄在村西头二三亩薄田上种上棉花,苦心经营,当満地白花花一片时,全家人摘下一个一个成熟的棉桃,取出帶耔的棉絮,经过弹花机除籽留下棉絮。从这时候起,就忙坏了母亲一个人,她起草贪黑,揺着纺线车一线线地纺呀纺呀,一天紧紧忙忙纺出一个线蛋蛋。线纺完后再在织布机上一寸寸织成粗布,然后染色,那时兴黑色或蓝色。母亲心巧手灵,亲手裁剪缝制,为全家特別是我和弟弟,保证一季四季穿的粗布衣衫。母亲持家节俭,把裁剪留下的小布头或破烂不能再穿的旧衣衫,摸上浆子做成褙子,留做鞋底用。我自小怕冷,毎到冬天总是手冻肿脚裂口。母亲早早给我缝制好大棉窝窝和手套,又怕我在校读书受冻,父亲从集上买回小火炉和木炭,每天早晨烧好木炭放在小火炉上,提着它我觉浑身温暖。后来到十里外上学,一到冬天我早就穿上母亲缝制的大棉窝窝和手套。后来,布票,粮票国家按人口统一供给,母亲总是先保证我和弟弟使用,那时我才穿上洋布做的衣衫,而父母仍是粗布褴衫,母亲说:"你经常在外,要穿得体面些。"
一双大棉窝窝,凝结了父母的辛劳和对子女的疼爱。但我至今想起来,有愧疚父母,父亲一生务农很少来西安,送大棉窝窝那年,我也不知陪父亲逛逛西安,连顿饭都没吃。我大学毕业刚工作一个月,父亲因病去世,辛苦一生的他没有享我一天的福。如今父母已去世,愿她们在天之灵幸福,儿子在这里跪谢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