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在其中

亲友团聚是一种幸福,回忆过去是一种享受,写点文字是一种爱好,搓会麻将是一种娱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山岭子”那口井   

2017-02-13 12:03:0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杜益茂

 我的老家在灞桥区灞桥街北务庄,村民世代“耕耘务本”,故称务庄。务庄村大人多,有“七堡八围墻”之说。这里土地肥沃,水利条件优越,早些年几乎家家屋内、耕地里都有水井,吃水,浇地十分方便。

 我们居住的是务庄较小的一个村庄,因为西侧靠庙(现为务庄中心小学),所以称庙围墻。农业合作化前,村里仅有二十多户、百十口人、二三百亩耕地。这些耕地大都在村东北,水井遍布,土地平整,浇灌不愁。唯有村东一块长三百米、由西向东像山脊梁高出两旁,西边平坦,东部缓高,村里人叫它“山岭子”。

 “山岭子”西边有一口极为普通的井,井口直径约二米、深五六米。农业合作化前,原为一位农户人家所有。他们弟兄多,凭着这口井浇灌着六七亩耕地,收获春秋两料庄稼维持全家人生活。隔壁两邻借着这口井,可以浇灌“山岭子”西边平整的土地。而东边三四十亩地,因地势较高,灌溉困难,成为旱地。这口井距村最近,仅有一百米左右。自归集体所有后,它由普通一口井変为机井,这口井又经过人力辘轳绞水、畜力水车泻水、到后来电力抽水,见证了农村灌溉工具的变迁和发展。更为重要的是后来地下水位下降、井水枯竭,屋内和耕地里水井废弃,唯有“山岭子”这口井,伴随着村民生产和生活度过了几乎半个世纪。

 互助组前,这口井的农户和其他村民一样,凭着辘轳绞水。在井上架一长轴,轴上套一圆筒,筒上绕长绳,绳端挂水桶。圆筒上有曲轴,转动曲轴,绳在圆筒上缠绕或解开,使水桶垂下,装満水后吊上,倒入槽内,流入水渠,用以灌溉农田。我家在“山岭子”西有一块二亩多的耕地,为了提高灌溉效率,父兄在这口井南北两头各置一个辘轳,使上浑身解数,汗流浃背,一墑浇灌不了几分地。其他在“山岭子”种地的村民无法浇灌,只能靠天吃饭。

    人民公社化后,土地归集体所有,这口井自然成集体管理,原用人力辘轳绞水改为畜力水车泻水。在井上架起一个用木制成的立轮,圴匀地固定几十个小筒(斗)环绕一周,轮辐间装受水板,下部浅入水中,上部高出井面,帶动轮转,浅入水中的的小筒(斗)装満水帶到井台上,水自小筒(斗)中倾泻入槽而汇流入田。畜力水车泻水,节省了人力,泻水量加大,扩大了灌溉面积,而“山岭子”几十亩旱地仍然无法浇灌。

    随着电力进入农村,后来又有了机井的广泛应用,这口井成为我村唯一的一口机井,井上或井下安置水泵,利用电力抽水使山岭子旱地变水地,灌溉方便。80年代后,耕地里井水枯竭废弃,全村80%的耕地凭这口井浇灌,保证农业丰收;各家屋内井水枯竭废弃,也凭这口井解决吃水用水问题。机井日夜奔忙,喷出哗哗井水,流入农田。每天清晨或午后,只见三五成群的村民提着水桶或挑着水担到机井汲水,机井旁和水渠边,还有捶布洗衣的妇女和嬉戏玩耍的儿童,这里成为村民欢聚的场所。
    后来自来水进入各家各户,农田灌溉机械化,自动喷撒等先进技术的应用,“山岭子”这口井早已废弃。如今,随着人口户数增加,这口井被填埋,上面已住上农户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