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在其中

亲友团聚是一种幸福,回忆过去是一种享受,写点文字是一种爱好,搓会麻将是一种娱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开水灶旁一口井   

2017-03-15 13:29:2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杜益茂

   上世纪五十年代,在西安巿34中校园内开水灶旁二三米处,有一口极为普通的井,它是专供全校学生饮水用的,特别是农村背馍的学生一日三餐用开水泡馍,更离不开它。

  1953年秋,学校刚开办,学生大多来自农村,远的住宿在校,家境好的上灶,经济困难的只好背馍。学校地处灞河岸边,附近水渠纵横,稻田遍地,地势低洼而水位偏高,周围的村庄家家几乎都有水井,井深1米左右,汲水十分方便。学校背后有一条小溪,清彻透底,学生洗漱都在小溪旁。学校大门对面隔公路就是露天饭场,这里有一口水井,井水专供师生食用。

   开水灶旁这口井,井台高0、5米,井口直径约1米、深1、5米,从上到下用砖箍着。这口井是30年代中期,孙蔚如将军创办灞桥小学时,为解决师生饮水特请当地村民挖的。因为这里土层混有泥沙,井容易倒塌,所以从水下到井口用砖箍牢。起初师生比较少,灶房兼烧开水,炊事员又是烧水工,用的就是这口井的水。后来师生人数多了,灶房和水房分开,这里成为开水灶。

    因为这口井不深,不用辘轳绞水,只用水桶汲水。水桶是铁皮做成的,上面固有一半圆形的桶把,在一个木杆的末端斜插长约五六厘米的铁钉,多一半露出杆外,形成一个勾搭。勾搭套住桶把,放桶于井中摇摆,桶口朝下,只听咕咚咕咚声响,水桶翻过来口朝上,満上一桶水,再汲出井口。后来使用杠杆原理汲水,在井旁载一木杆,用铁钉固定压杆,再在压杆末端系上捏钩,捏钩套住桶把,压杆一上一下,汲水省力又省时。

 开水灶有两间厦房大,一间半里并排放着两个上口约直径2米、下口半径1米、深0、5米,容量1吨多的大锅。另半间为烧水工住宿用,灶房外堆着如小山的烧水用的煤炭。从这口井汲出的水,倒入开水灶的大锅,再用灶房外的煤炭烧水。开水灶在教学区,周围都是教室,学生饮用十分方便。

   烧水工是位二三十岁的小伙,同学们不知道他的大名,都叫他茂娃。茂娃身强力壮,有使不完的劲,从早上到晩上汲水、烧水,忙个不停。烧好这锅,再烧那锅。课间休息,学生随时可到开水灶饮水。特别是早、中、晩背馍学生蜂拥而上,他还要维持秩序,帮助学生打水。我班教室近在开水灶旁,不时听到咯吱的汲水声、切切的铲煤声、轰轰的烧火声。每日开水灶及时供应全校学生的饮水,其中多半数以上都是农村背馍的学生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,每周从家背来馍,每日顿顿用开水泡馍,和开水灶和茂娃结下不解情缘。茂娃没文化,不认字,我们背馍的几个学生和他熟了,说他开水烧的好,多亏了他。他惜水如命,绝不准谁浪费一滴水,如果谁把喝剩下的水泼在地下,那个同学要用开水洗头或洗脚,他都要追到跟前指责甚至谩骂。所以同学们都害怕他,不敢浪费一滴水。

 这口井用了三四十年,后来有了自来水才结束了它的使命。


13201618403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