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在其中

亲友团聚是一种幸福,回忆过去是一种享受,写点文字是一种爱好,搓会麻将是一种娱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十里铺遭遇惊险事   

2017-03-21 16:01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杜益茂


     拜读“西安地理”张君祥《走过十里铺》一文,不禁使我想起五六十年代两次路过十里铺发生的惊险事。
     我家在灞桥镇以北,当年从家到西安必须路经十里铺,因为浐河上通往西安唯有一座桥,就是古浐桥。古浐桥东约半里路,有一个梆子井,井深不足1米,井水清凉解渴,过往行人愿在这里歇息喝水。那时候没有公交车,全凭两条腿走路。我家距西安15公里,到西安至少得三个小时。从家走到梆子井,已是汗流浹背,手拿井旁挷子,弯腰汲水,喝上几口,再过古浐桥。过桥后沿着浐河堤垻向东南方向拐弯,约行200米,就是东西走向的十里铺大坡,坡长且陡。一个人空手上去,已是气喘吁吁,如果拉车上坡,必得有帮手。在坡下常常有挂坡的小伙,手持拽绳,等待拉车者雇用,上坡时使出浑身解数,吃力地拉车,一次挣下几角钱。过了十里舖,再步行5公里,便到西安城。
     一生中不知多少次路过十里铺,大都记不清了,唯有两次路过十里铺发生的惊而无险的往事,至今难忘。  一次是1953年秋小升初中考试,那年我刚満13岁,从小还没出过远门。考试前夕,西安地区阴雨连绵,足足下了一周。考试前一天,我冒着大雨进了西安城,考场在西安市二中。当天睌上,又下了一夜雨。第二天考场内鸦雀无声,考场外雨声不断。考完后,步行到十里舖,浐河决堤,齐腰深的大水冲向米家崖。有的看到大水如此凶猛,返回西安乗火车到灞桥火车站再回家,我想返回多费时间,正踌躇着,几位同学蹚水而过,我赶紧随之。行止中央,看见哗哗流水,头发晕眼发花,东揺西晃,险些被大水冲走,幸亏几位大同学搀扶,才逃避一次危险。再过古浐桥时,桥面上不时有洪水冲击。回到家,母亲指责我:“你胆子真大,要是被大水冲走了怎么办?”事隔几天,我的一位同学在临潼参加小升初考试时,回家路上遇大水被夺走生命。 再一次是1962年后,我在西安读大学,这时有了自行车,以车代步,往返十里铺方便多了。从家到西安上十里舖坡时推上自行车一歩一歩向上十分艰难。但是从城里返回下十里舖坡时轻松多了,不用费力哗哗地就下坡了。一次从西安回家下十里铺坡,自行车闸却突然失灵,车急速下滑,路人喊着“小伙,危险啊,赶快煞闸!”,我十分焦急,好在是辆破旧自行车,前后圏都没有刮板,我急忙用脚当闸抵住前圏,自行车慢慢停下,又避免一次危险的发生。 而今,长而陡的十里铺坡如今平坦宽广,再也不会发生惊险事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