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在其中

亲友团聚是一种幸福,回忆过去是一种享受,写点文字是一种爱好,搓会麻将是一种娱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七亩地里一口井  

2017-09-07 21:19:0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杜益茂
我家住灞桥区灞桥街办务庄靠庙围墻,这里土地肥沃,水利条件优越。解放前夕在村北有二三里处有块耕地,不多不少恰好七亩,祖辈守着这七亩地苦度生涯。爷爷去世后,将七亩地分给大伯和父亲,一家一半,大伯占了南边,我家占了北边。七亩地南边有口井,井深三四米,井口近似圆形,直经约1、5米,井台高0、5米。这口井虽然在大伯那块耕地上,但两家共同使用,凭着这口井浇灌七亩耕地,收获夏秋两料庄稼,维持两家人的生活。
大伯只有一女,我家弟兄4个。后来大哥过继于大伯,成为大伯家的主要劳力。当时我和弟弟年龄尚小,二哥成为我家的主要劳力。虽然七亩地分两半,两料庄稼收获归己,但地里的劳动常常在一起,特别是共用这口井浇地。因为两家贫穷,没有像样的耕作工具,收割碾打,耙鋤犁磨全凭苦劳力。置不起水车,只好用辘辘浇水。两个哥哥在这口井上固定两根木椽,把辘辘三脚其中一脚脚固定在井口边上另两脚固定在木椽上,两端各置一个辘辘,由大哥和二哥各持一个,浑身使劲地扳啊板啊,一天浇不了一亩地。七亩地全浇一遍,至少得十天。务庄大葱是远近闻名的,我们在耕地上除种小麦、玉米两料庄稼外,每年还要种植大葱。大葱需水量比小麦、玉米大,农时只隔两三天浇灌一次。这时大哥和二哥几乎天天守在这口井上,从早到晩扳着辘辘,扳得汗流浹背、腰痛背酸不得停歇。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在七亩地里操劳。
1949年全国解放后,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。经济情况好了些,父亲和大伯商量,先是买了一头老牛,又买了一架人家闲置的水车,取代了原来的辘辘。套上老牛,只见水车慢悠悠地转着。因为是旧的水车,许多盛水的小兜上边缘磨损,不停地漏水,在井下満满的一兜水到井口只余下半兜。尽管是老牛拉着破水车,必竟是畜力代替了人力,水车代替了辘辘,大哥和二哥不再像原来那样辛苦,每天浇地至少在二亩多。
过了两年,父亲和大伯决定把老牛卖了,換了一头毛驴,又把原旧水车中的破损小兜換掉。毛驴还是比老牛快,围着水车腾腾地转个不停,一个个小兜兜水滴不露,汲上的水流量大了,一天能比原来多浇一亩地。
再过了两年。父亲和大伯又卖掉毛驴換上一匹马,置了一套全新的水车,马比毛驴更快,水车飞速的转动。两天就能把七亩地浇灌一次。
1957年 随着人民公社化,七亩地里这口井连同水车由私归公,成为集体所有制的财物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